落秋知叶

来自ooc星球的咸鱼写手,各位可以称呼在下为落秋

死亡日记①

辣鸡文笔,别建议

毕竟原创,没有ooc

<><(咸鱼)←这是我

超级短!




「药」

X年X月X日 星期X 阴

啊,不知道服药多久了,这该死的病也没好多少。我已经疯了。可是药真的难吃啊,不过久了也就习惯了,果然,时间能让人习惯一切不习惯的事与物。

x年x月x日 星期x 晴

今天天气真好啊,可是我的心可没那么好呢。盐酸帕罗西汀片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啊,真的习惯不了。唉,除了药其他的什么都吃不下,这幅身躯已经千疮百孔了,没救了,等死吧,不想吃药。

x年x月x日 星期x 小雨

下雨了,心很烦躁。自从患上抑郁后就一直在吃安眠药呢,想着逃避现实。后来被发现了就被逼着去看医生,真烦。啊,今天药还没吃呢,得赶紧吃,不让我就死定啦。安眠药是吃不成了,得换一个药性强一点的,一下子就可以死。

x年x月x日 星期x 晴

啊啊啊,终于买到药了呢,是叫什么…胰岛素。还要注射的啊,好麻烦,要是直接喝了会怎么样?

x年x月x日 星期x 阴

药被发现了,被收走了。不过幸好没扔掉,得想个办法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把药拿回来。

x年x月x日 星期x 阴

连续几天都是阴天呢,不过我的心情很好哦,终于可以不用受折磨,早死早超生了呢。

x年x月x日 星期x 晴

好麻烦,喝了还不死,还要注射啊,那就来吧。

x年x月x日 星期x 大雨

好难受……我快要死了吗……太好了……

x年x月x日 星期x 大雨

进医院了…好难受…为什么还不死……好难受…好困……是不是闭上眼睛就会到天堂…?窗外的雨声真大啊…是不是连老天爷也在为我哭泣……不可能……我是被世界所抛弃的人啊……好像有谁在叫我?可是我好困啊……晚安……

……

当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这一世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涌来,呼吸开始变得微弱,心跳开始逐渐停止,当双眼完全合上的那一刻,这个千疮百孔的身体与灵魂终于承受不住。再见了,世界……

「第一篇:药·完」

***

我写的好垃圾啊(இдஇ`)

这个打算写成一个长篇,把所有的自杀方法用进来,然后自己选一个用,失败了就用下一个( ´・◡・`)

我很怕痛的,所以要选一个没有痛苦的方法去死(^ρ^)

伞修——假装是七夕贺文

什么都别说了,上车吧

辣鸡文笔,慎入

链接评论见,挂了叫我

艾特一下咸鱼大军的军友@叫做罪音音呀

假装有标题

大家好,我叫露仁佳。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里吧。我和我的父母弟弟还有妹妹生活在一起,挺大的一个家庭。我有着非常普通的日常,非常普通的家庭,非常普通的人际关系。可是为什么,我会和抑郁这种东西扯上关系啊。

身为家里的长子,压力总是最大的。不仅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还要照顾好自己,父母都很忙,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我的肩上。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了,自己在学校里没有什么朋友,一大堆话憋在心里没得发泄,堵得慌。

高考的时间也快到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早就已经受不了了。所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世人眼中消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永远的消失不见。

遗书在高考的前一天就准备好了,以前的旧日记也准备好了,放在书包里,打算等考试结束后就去死。

高考才刚结束,我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来到一栋高楼楼顶,最后做一遍确认,遗书,ok……等等,话说除了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了吧?

在楼顶前发呆了一会儿,看着下面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我难得的犹豫了一下。一生中从来没有犹豫过,为何却在现在犹豫了。

从这个视角往下看,却发现了许许多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小细节,比如说最下面有一个很老旧的咖啡厅,里面的客人少的可怜,可是店长却还在继续努力的把店铺经营下去。再比如左边的小巷里有一只被抛弃很久了的黑猫喜欢上了一个富贵人家所养的白猫,白猫的主人是个和蔼的老妇人,她知道后就在巷子里给两只猫举办了一个婚礼。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值得留念的东西。想到这,我立马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停止了这个“可怕”的想法。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准备的“自杀行动”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呢?

吸气……呼气……看着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我不得不说连老天爷都都要为我赶到悲哀了吗?哈哈……自己这可真是……可悲啊……

我开始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从幼儿园的时候自己就没有朋友,一直到小学毕业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一个新的的邻居,他们家有一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男孩,笑起来很好看,可惜自己上初中的时候他就搬走了。那是唯一一个愿意和自己玩的人,也是自己唯一一个朋友。

后来我们就几乎没联系了,他要为高考做准备,而我也要帮父母带弟弟妹妹,从我初中起我就已经很少见到我的父母了。有一晚被胃病痛醒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因为自己迷迷糊糊的还未清醒,也只听到了几个零零散散的离婚,孩子,孤儿院这几个字。

后来,再后来我可能也就患上了抑郁这种病吧。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压力压在自己的肩上。有一次不小心把手臂割了,鲜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流了下来,在地上凝成一摊暗红的液体。我试着用舌头去舔了舔,发现我爱上了这种血液专属的铁锈味。

我开始学会自残。左手一整只手臂全部都是疤,我知道,这已经擦不掉了。于是我也不在管别的,开始在身体的其他部位割上一条条伤痕。这两年来除了脸和脖子,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已经没有一处是好的了,伤痕累累。

后来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心中那股强烈的求死欲望开始越来越强烈,逼着自己不吃不喝,在身上割满伤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写日记,甚至“不小心”割裂了腕部。自己已经疯了。

绝望的阴影和其他的负面情绪占满了整颗心脏,明明自己只要在迈出一步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可是那一步无论如何也跨不出,仿佛双脚被钉在地面上了一样,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眼中流了出来,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那颗心。自己明明不想哭,可是却有液体从眼眶里流出来,你是,我的泪腺是不是坏了?

“露仁佳!”

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开,那个声音还是那么熟悉,和三年前一摸一样。

“任义?”

我不确定的问了一声,只是一开口,我的喉咙发出撕裂般的疼痛,声音也沙哑的可怕。

“是我。”

陆任义回答了一声,可是自己不敢回头,因为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丑,不像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干脆一闭眼,放松身体,就往前倒下。

可是没有下坠的失重感,也没有冷风呼啸的声音,更没有剧烈的疼痛感。一双大手扣住了他的腰往后一拉,把他拉进了一个温暖而又坚硬的怀抱。一只手强硬扣住他的下巴,的掰正他的脸,陆任义看到他这一副模样,心疼的吻了纹发红的眼角,然后叼住干裂的嘴唇,细细的吻了起来。

露仁佳完完全全的愣住了,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了,陆任义居然会亲自己,总之露仁佳的内心已经死被“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亲了我”这句话给刷屏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任义都亲完了。

“解释”

露仁佳冷冷的出声,把陆任义吓了一跳。

“如你所见”

不过陆任义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笑着(邪魅一笑)回答了他的问题。

被强吻了的露仁佳也不恼,背起书包就准备下楼,反正这次的“自杀行动”也因为陆任义的打搅而失败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第二次了。陆任义在露仁佳看不到的地方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这个人还真是迟钝的可以啊,但是也没办法,他自己也就是喜欢着他这一点啊。

回到家后露仁佳开始继续思考人生,所以说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自杀呢?不就是为了结束这种生活吗?可是,离开这个家庭不是也可以算的上是结束这种生活吗?

露仁佳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不愿面对自己的父母。就算他们抛下自己和弟弟妹妹出国办公事,但是他们把自己生下来,就这样丢下所有责任走了,实在是对不起他们的养育之恩。

露仁佳就这样一直思考到了凌晨两点,抬头一看时间倒是把自己惊到了,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

窗帘没有拉上,银白色的月光洒下,为这个独立的小世界添加了一丝朦胧的感觉,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中涌入,房间里的温度已经不知不觉的达到了一个低的可怕的温度,唯一还有温度的,也就这可跳动的心吧。

好想就这样闭上双眼,停止呼吸,离开啊……

愿,逝者安息……

【所以我到底在写的什么辣鸡】
【里面还是掺杂着很多个人感情的】
【我觉得我能活到现在也是很幸运了】

占tag致歉

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这里是正经(bushi)的职业选手聊天群(其实就是语c)。因为我觉得比较冷(划掉)缺人(划掉)我们需要一些人(像黄少天)来暖暖(虽然说黄少天已经有人占了吧)。
群里并没有多严肃,cp随意,改皮自戏500+,详情进群看公告 ̄  ̄)σ。
有别的疑问请联系群主或者管理员,欢迎你们的到来,我在这里等你们加入。
欢迎加入职业选手正经交流群,群号码:782508481

今天从医生的日记里看到的,算不算官图?🌚

啊啊啊啊太丑了我要疯了

不行了,这绝对是最后一次画(bushi),我现在就回去码字,继续当我的文手

溜了溜了

这就是那个特别诡异的私设,画的什么辣鸡,懒得上色了,好多地方也懒得改了

我还是继续当我的文手吧23333

画的什么辣鸡,溜了溜了


我还是继续当个文手吧,画手不适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