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知叶

一条已经是懒癌症晚期的咸鱼

假装有标题

大家好,我叫露仁佳。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里吧。我和我的父母弟弟还有妹妹生活在一起,挺大的一个家庭。我有着非常普通的日常,非常普通的家庭,非常普通的人际关系。可是为什么,我会和抑郁这种东西扯上关系啊。

身为家里的长子,压力总是最大的。不仅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还要照顾好自己,父母都很忙,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我的肩上。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了,自己在学校里没有什么朋友,一大堆话憋在心里没得发泄,堵得慌。

高考的时间也快到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早就已经受不了了。所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世人眼中消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永远的消失不见。

遗书在高考的前一天就准备好了,以前的旧日记也准备好了,放在书包里,打算等考试结束后就去死。

高考才刚结束,我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来到一栋高楼楼顶,最后做一遍确认,遗书,ok……等等,话说除了这个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了吧?

在楼顶前发呆了一会儿,看着下面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我难得的犹豫了一下。一生中从来没有犹豫过,为何却在现在犹豫了。

从这个视角往下看,却发现了许许多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小细节,比如说最下面有一个很老旧的咖啡厅,里面的客人少的可怜,可是店长却还在继续努力的把店铺经营下去。再比如左边的小巷里有一只被抛弃很久了的黑猫喜欢上了一个富贵人家所养的白猫,白猫的主人是个和蔼的老妇人,她知道后就在巷子里给两只猫举办了一个婚礼。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值得留念的东西。想到这,我立马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停止了这个“可怕”的想法。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准备的“自杀行动”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呢?

吸气……呼气……看着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我不得不说连老天爷都都要为我赶到悲哀了吗?哈哈……自己这可真是……可悲啊……

我开始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从幼儿园的时候自己就没有朋友,一直到小学毕业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一个新的的邻居,他们家有一个比自己大上几岁的男孩,笑起来很好看,可惜自己上初中的时候他就搬走了。那是唯一一个愿意和自己玩的人,也是自己唯一一个朋友。

后来我们就几乎没联系了,他要为高考做准备,而我也要帮父母带弟弟妹妹,从我初中起我就已经很少见到我的父母了。有一晚被胃病痛醒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因为自己迷迷糊糊的还未清醒,也只听到了几个零零散散的离婚,孩子,孤儿院这几个字。

后来,再后来我可能也就患上了抑郁这种病吧。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压力压在自己的肩上。有一次不小心把手臂割了,鲜红的血液顺着手臂流了下来,在地上凝成一摊暗红的液体。我试着用舌头去舔了舔,发现我爱上了这种血液专属的铁锈味。

我开始学会自残。左手一整只手臂全部都是疤,我知道,这已经擦不掉了。于是我也不在管别的,开始在身体的其他部位割上一条条伤痕。这两年来除了脸和脖子,自己身体的其他部位已经没有一处是好的了,伤痕累累。

后来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心中那股强烈的求死欲望开始越来越强烈,逼着自己不吃不喝,在身上割满伤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写日记,甚至“不小心”割裂了腕部。自己已经疯了。

绝望的阴影和其他的负面情绪占满了整颗心脏,明明自己只要在迈出一步就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可是那一步无论如何也跨不出,仿佛双脚被钉在地面上了一样,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眼中流了出来,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那颗心。自己明明不想哭,可是却有液体从眼眶里流出来,你是,我的泪腺是不是坏了?

“露仁佳!”

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开,那个声音还是那么熟悉,和三年前一摸一样。

“任义?”

我不确定的问了一声,只是一开口,我的喉咙发出撕裂般的疼痛,声音也沙哑的可怕。

“是我。”

陆任义回答了一声,可是自己不敢回头,因为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丑,不像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干脆一闭眼,放松身体,就往前倒下。

可是没有下坠的失重感,也没有冷风呼啸的声音,更没有剧烈的疼痛感。一双大手扣住了他的腰往后一拉,把他拉进了一个温暖而又坚硬的怀抱。一只手强硬扣住他的下巴,的掰正他的脸,陆任义看到他这一副模样,心疼的吻了纹发红的眼角,然后叼住干裂的嘴唇,细细的吻了起来。

露仁佳完完全全的愣住了,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了,陆任义居然会亲自己,总之露仁佳的内心已经死被“我把你当兄弟你却亲了我”这句话给刷屏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任义都亲完了。

“解释”

露仁佳冷冷的出声,把陆任义吓了一跳。

“如你所见”

不过陆任义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笑着(邪魅一笑)回答了他的问题。

被强吻了的露仁佳也不恼,背起书包就准备下楼,反正这次的“自杀行动”也因为陆任义的打搅而失败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第二次了。陆任义在露仁佳看不到的地方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这个人还真是迟钝的可以啊,但是也没办法,他自己也就是喜欢着他这一点啊。

回到家后露仁佳开始继续思考人生,所以说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自杀呢?不就是为了结束这种生活吗?可是,离开这个家庭不是也可以算的上是结束这种生活吗?

露仁佳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不愿面对自己的父母。就算他们抛下自己和弟弟妹妹出国办公事,但是他们把自己生下来,就这样丢下所有责任走了,实在是对不起他们的养育之恩。

露仁佳就这样一直思考到了凌晨两点,抬头一看时间倒是把自己惊到了,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

窗帘没有拉上,银白色的月光洒下,为这个独立的小世界添加了一丝朦胧的感觉,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中涌入,房间里的温度已经不知不觉的达到了一个低的可怕的温度,唯一还有温度的,也就这可跳动的心吧。

好想就这样闭上双眼,停止呼吸,离开啊……

愿,逝者安息……

【所以我到底在写的什么辣鸡】
【里面还是掺杂着很多个人感情的】
【我觉得我能活到现在也是很幸运了】

占tag致歉

十年荣耀,一如既往。
这里是正经(bushi)的职业选手聊天群(其实就是语c)。因为我觉得比较冷(划掉)缺人(划掉)我们需要一些人(像黄少天)来暖暖(虽然说黄少天已经有人占了吧)。
群里并没有多严肃,cp随意,改皮自戏500+,详情进群看公告 ̄  ̄)σ。
有别的疑问请联系群主或者管理员,欢迎你们的到来,我在这里等你们加入。
欢迎加入职业选手正经交流群,群号码:782508481

今天从医生的日记里看到的,算不算官图?🌚

啊啊啊啊太丑了我要疯了

不行了,这绝对是最后一次画(bushi),我现在就回去码字,继续当我的文手

溜了溜了

这就是那个特别诡异的私设,画的什么辣鸡,懒得上色了,好多地方也懒得改了

我还是继续当我的文手吧23333

画的什么辣鸡,溜了溜了


我还是继续当个文手吧,画手不适合我

【双叶/all叶】给某传奇的生贺(下)

#这tmd是辆车#
#迟到了两天的生贺,秋弟弟对不起#
#注意避雷#
#辣鸡文笔#
#这是辆开往幼儿园的小破车#
#不接受左上角出门慢走不送#
艾特一下和我一起码车的好基友 @大概是罪音来着的吧罪音 这位太太画画和文笔都炒鸡好!

正文↓

https://shimo.im/docs/JtMQPvAugE0U50nB

emmm就这样吧

【all叶?】给某传奇的生贺(上)

#老叶生日快乐#
#叶秋生日快乐#
#赶上末班车了(bushi)#
#辣鸡文笔#
#制杖脑洞#
#沙雕文风#
#雷?#
#all叶?#
#tag好像是乱打的?#
#文风变化注意#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到底是什么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
#好吧还是想死#

这群家伙今天是怎么了,一整天训练心不在焉,他们在那交头接耳的干什么?还不带我?这是在孤立我?

叶修朝着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国家队众人过去,“喂,你们在讨论什么,这么开心?说来给哥听听?”叶修突然在黄少天身后出声,吓了众人一跳。

众人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叶修,‘‘woc,这该怎么解释?’’黄少天对旁边的孙翔小声说道。

“我怎么知道。”孙翔回黄少天。

空气突然安静。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苏沐橙率先打破尴尬,“没事,叶修哥,我们今天去逛街吧。”说完,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向众人打了个手势。

‘开始执行计划’

叶修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作为一个深资妹控,叶修败在了苏沐橙充满渴望的眼神里,“唉,好吧。”

众人人看着扑到叶修怀里的苏沐橙,众人:mmp

苏沐橙:(๑>︶<)و耶,计划通!

“呐呐,叶修哥,你看这件怎么样?”苏沐橙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在身上比划着。

“沐橙穿什么都好看。”叶修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苏沐橙,以前的那个爱哭的小女孩现在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呢。

“那我去试试看咯。”苏沐橙拿着衣服往试衣间走。

待苏沐橙走出来后,就算是叶修也惊艳了一下。

苏沐橙穿着刚刚的那件白色连衣裙,下面的裙摆渐变成樱花色,裙摆处遮过膝盖,以镂空的粉色樱花作为点缀,纯白色的抹胸和前后不同长度的裙摆给她添加了一种成熟的美感。

“怎么样?叶修哥?”苏沐橙微笑道。

“沐橙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要是那家伙看的到的话,肯定又会炫耀一番的吧。”叶修感叹道。

“对啊,可是哥哥已经不在了。”苏沐橙望着叶修看向窗外的眼睛,里面是满满的悲伤。

苏沐橙看着叶修,突然很想哭。这么多年了,自从苏沐秋走后,叶修就一直在苏沐橙身边,为她撑起一片天,叶修他是可以直接离开的,可是他没有,而是选择了留下。

“怎么了,沐橙?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叶修看着苏沐橙盯着自己的脸看了那么久,忍不住出声问道。

“啊?啊哈哈,没有啦是叶修哥你太好看了。”

叶修:喵喵喵?

“好啦,那就要这一件啦,叶修哥你也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吧?”

“啊?我就不用了吧。”叶修哭笑不得。

“来嘛来嘛,叶修哥。”好吧,叶·妹控·修他妥协了。

“来来来,叶修哥,看这件怎么样?快去试试。”苏沐橙拿着一套黑色的休闲服在叶修身上比划着。

“好吧。”叶修认命的拿起衣服走向更衣室。

待更衣室的门开了之后,苏沐橙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哇,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啊,叶修哥你知道你现在就像是回到了18岁。”

叶修一脸苦笑。他现在穿着宽大的黑色卫衣,黑色的裤子紧紧的包着修长的双腿,露出了一截小腿,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的高帮鞋,这样的叶修真的让苏沐橙感觉回到了那个人还在的时候。

“就是它了!”苏沐橙当机立决,买了叶修身上的这几件衣服。

下午整整三个小时,叶修体会到了女生在逛街时的战斗力有多强大。

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叶修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了,他现在只想回放间里洗个澡,然后睡觉。

刷卡,开门,关门。

刷!

房间里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吓了叶修一跳,随后的礼炮纸便飞了叶修一脸。

叶修:【一脸懵逼·jpg】

“老叶/叶修/前辈/叶修哥/混蛋哥哥,生日快乐!”

“大家……谢谢……”叶修微笑着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几位在国内的职业选手都已经过来了,叶秋也来了,就连退役的几位也来了,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新买的那件白色连衣裙,楚云秀也换上了同款。

“大家都来了啊。”叶修感叹。

“对啊对啊老叶生日快乐,这回大家可都来为你过生日了你看就连韩文清也来了,还有吴雪峰啊孙哲平啊还有,唔……”

“前辈,生日快乐。”喻文州笑的一脸心脏。

“前辈,生……快乐……”

“谢谢啊小周。”叶修对这个缅甸的后辈还是很有好感的。

之后的时间,每个人都上去和叶修说了声生日快乐,只有叶秋一个人,脸黑的像个韩文清。

“蠢弟弟,生日快乐啊。”叶修来到叶秋的身边,悄悄的对他说了一句。

“混账…哥哥……谢谢……”

——一场生日会就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度过了(bushi XD

——TBC——

啊啊啊啊啊烂尾啦啊啊啊啊啊还有一部分没码完明天发吧啊啊啊啊啊【都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码完

我觉得,刀子应该要比剪刀好用吧。

真的,太**想 死了。

不过想想看,等明天吧哈哈哈哈哈哈哈。